侯文詠在"我的天才夢"的封面上寫著:"一個人生命中能達到最了不起的成就,無非是發現自己,並且勇敢的成為自己"。這句話勾起我一些兒時的回憶,我在小時侯也編織過許多未來的夢想,在我想像眾多的未來之中,其中一個就是以後要加入中華職棒,而且我要當一名厲害無比的投手。


早在職棒元年時我就在開始看職棒,當時我最喜歡的球隊是兄弟象,那時候看了華視轉播後,自己也非常想要打棒球,可惜當時家中並沒有手套,很慶幸的是自己有個不錯的父親,我父親常希望我們有個愉快的童年,因此雖然家中並不富裕,但是父親還是會買一些我們希望得到的東西給我們,也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了,父親有天回家時帶了兩種東西給我們,一個是顯微鏡,另一種就是棒球用具,先談談顯微鏡這玩意兒,當時好像因為自然課的關係,課堂上都會用顯微鏡看葉子的細胞,加上家父希望我們有多元的學習方式才買給我們,首先我是拿來看螞蟻 ,當一隻螞蟻放大五十倍後會變成什麼呢??嗯!就變成一隻五十倍大的螞蟻,本來心中是預期真的可以看到什麼細胞東東的,結果顯微鏡變成放大鏡,這讓我對當時的科技有點失望,可能是我沒可科學家的細胞吧!這東西我後來連理都不理。 



它現在應該已經變成"兵器"了


棒球用具就不一樣了,一支球棒,兩隻手套幾乎陪伴了我半個國小的童年,在我部落格少少的幾篇文章中,你會發現我幾乎都只談論投手,沒錯!因為我最愛的就是投手這個位置,讓我愛上投手的理由,除了投手可以掌控全場外,另外就是職棒二年才加入的假日飛刀手陳義信,那時他的特色除了只在週末假日才先發外,就是他那在兩好球時只用速球跟打者決勝負的氣魄,這可對我幼小的心靈留下大大的震撼,大家應該都知道台灣的配球模式,變化球和直球比例大概是7:3,特別是兩好球時,捕手一定是永遠的變化球,當時陳義信直球對决的氣魄,讓我覺得:"這才是男子漢啊!!"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時速只有140的速球,也敢直球對决,也替他當時的氣魄捏一把冷汗。同一時間我也決定以後要當個投手,然後我也要取個像是"週末雷射炮"的外號,稱霸中華聯盟。當然囉!只有一個人的話這條棒球路就太孤獨了一點,那時候我有個死黨叫胡蘿菠,他也很愛棒球,小學禮拜三和週六的下午我們都會去打棒球 ,但兩個人要怎麼玩呢??只玩傳接球??遜!我們都玩模擬比賽,我是投手他是捕手,然後就開始像真的比賽一樣有九局,至於比賽內容就要自己想,胡蘿菠會說現在打者是李居明,然後他就打暗號給我要投什麼球,至於打者打的怎樣,都要自己想,壘上跑壘者也要自己想,如果你當時路過看到我們,整個畫面就是兩個像阿呆一樣的小孩在自言自語,因為我們每次"出場比賽"都是在大太陽下,導致我長大後非常喜歡看到太陽,這會讓我想起小時後無憂無慮打棒球的樣子。對了我還沒說我當時的球路有什麼,既然敢叫"週末雷射炮",那表示我一定是速球型的,至於變化球我選擇了指叉球(fork ball),原因是大概在職棒二年的時候,兄弟有個洋投叫鄧肯,他當時有一個相當特別的地方,就是他的變化球只有指叉球,而且因為他手指好像也不太長,夾球都會花比較久的時間,打者也比較容易認出是指叉球,整體聽起來感覺有點搞笑,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這名投手,而且指叉球只要用夾的就好了,又很好學,因此指叉球就變成我的變化球了。不過我只在"我的比賽"之中投過一兩次,你也知道指叉球這玩意兒相當的有威力,同時也是挖地瓜機率相當高的一種球路,一般職業的選手一個不小心就在本壘版前就挖地瓜了,但是如果你不是職業選手,又只是個10歲的小男孩的話,球會在你面前的3公尺就下墬了...........。

 到了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,棒球簡直是熱到最高點,郭李建夫的中日大戰,幾乎讓家家戶戶都守在電視機前面,那時也是我第一次見視到國際賽的魅力,隔年中華職棒變六隊,加上奧運英雄的加入,可以說是中華職棒的最高峰,不過我還是只愛我的兄弟象。其實我喜歡兄弟象的原因也有點奇怪,那就是當時的象隊很弱,味全有黃平洋,三商有涂鴻欽,統一至少有個杜福明,而兄弟當時最強的可能就是陳逸松了,沒啥名氣的他,讓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當時就是喜歡看到他出場,也希望他勝投,後來陳義信的加入後,他就莫名的消失在我的記憶之中,只知道曾經有那麼短暫的時間,我非常喜歡陳逸松這名投手。而就在悟空變成超級賽亞人的同時,我也慢慢快要從國小畢業了,在那個年代畢業時都會拿畢業紀念冊給人家寫,不是校方發的那種,而是自己去買個小本子,然後寫下一些基本資料,及一些祝福的話那種,當時大家偶像都會寫劉德華、黎明、郭富城....等港星,為了要展現我的不同及對棒球的熱情,我偶像寫了黃平洋,那時候覺得寫黃平洋就像是寫愛因斯坦一樣酷,而且看到女生露出這是誰阿的表情,我就有一種莫名的得意感,只是我的愛因斯坦現在在賣便當 。 


這是朋友給我的祝福,只是五萬枝.........


而我的棒球生涯上國中就結束了,當時不曉得是哪裡傳來這種沒根據的謠言,上國中終究是要打籃球才man,因此我在國小畢業的暑假就忽然轉職,開始狂打籃球,而且在那個年代你看到櫻木的熱血大灌籃,和Jordan的後仰跳投,你還不想打籃球,你鐵定是個娘炮。你决對無法想像那時候籃球熱到什麼程度,如果你在假日的早上去輔大打球,七點去??很抱歉!!肯定沒框可打,報隊?別鬧了,幾乎每個場都有六隊以上,那時還聽到有十隊的,靠!又不是買雞排,排到十隊真是太扯了,要佔到框至少要六點以前就要殺到球場吧!現在呢??8點去都不成問題。其實在國中這一段時間真的很奇怪,那就是我完全忘記棒球這件事,好像你的人生中完全沒有喜歡過棒球一樣,其實國中就是那麼奇怪的年紀,喜歡跟不喜歡就是那麼的無來由。而國中為何喜歡打籃球還有個原因,就是要紓解聯考的壓力,特別你兩個哥哥都很優秀時,你受到的關注就會特別大,而當你又是個不愛唸書的小孩,這事情就顯得有點尷尬了。那時候我們三兄弟都在一個叫李老師的地方補數理,唸新莊國中的人應該都有聽過,在這之前我兩個哥哥都是很受他喜愛的學生,原因是我那兩個哥哥都被他認為有建中的實力,因此我在國中的第一次段考他就興沖沖的來問我考的怎樣,國文95!嗯嗯他一附還不錯的樣子,數學78分。只考 7~~8他用那種高分貝的聲音說出我的分數時,帶了一種看不起的尾音,從此之後他就再也不問我成績了,甚至不會關心我的學習狀況,台灣教育最遭糕的地方就是,學生只有兩種:成績好的學生跟成績差的學生,老師從來不會在乎你的人品,或是興趣發展,只要成績不好的學生,一率歸類到壞學生去。當然我相信有真的關心學生的老師,但是至少我沒遇到。

升上國三就進入一個更恐怖的時期了,每天的行程幾乎都是考試,第一堂考試到最後一堂,後來考前一個月更誇張,一進學校小老師會直接發10張考卷(可能不止)叫你自己寫,然後答案在黑板上讓你自己改,那時候的生活就叫"寫考卷",每天就是寫寫寫的,這種教育方式沒把人搞成變態也真是台灣教育的奇蹟。有看過九把刀寫的:"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"都知道,如果自己不愛唸書,但又想要成績好的話,就一定要找到成績好,自己又喜歡的女孩當朋友,還記得九把刀在書中說的,當他發現他喜歡沈佳儀的時候,他寫著:地球又有被重新守護的理由了,從此也開始讓9把刀認真的唸書。而我呢??我的地球早就已經被比拉夫給摧毀了吧!!因為我在國中隊女生沒啥特別的想法,相對的我還很討厭女生,這跟現在的我實在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那時候班上有一群女生我特別討厭,當然她們大概也很討厭我,不過到了國三的時候事情倒是有了一些轉變,在那一群女生中裡面有一個女生外號叫烏鴉,她好死不死的被排在我的後面,你應該知道她的外號既然叫做烏鴉那表示她真的很聒噪,幾乎她每一節上課都會不斷在我背後跟我說話,如同九把刀在國中不理沈佳儀她會拿筆插他,如果我想假裝好學生聽課的話,她就會拿筆開始在我身上寫字,她會毫不猶豫在我身上寫下"烏鴉",導致我幾乎都沒什麼在聽課,雖然她不跟我講話我也是在發呆。更靠北的是她成績還很好,一樣在聊天,那為啥我幾乎都是最後一名??這是我第一次懷疑自己的智商,在這樣的聊天之下很意外的發現,其實她們也沒那麼討人厭嘛!也或許是因為她吧!後來跟那一群女生的關係,也慢慢的變好了。


最後國三的日子,扣除掉準備聯考的時間,平時幾乎都在打籃球,到了考前1個月假日還是繼續打,當然囉!我們這群愛打籃球的熱血男兒,高中聯考全部貢龜,啥!!笑!笑屁啊,那個年代高中真的不好考,那像現在高中多的跟幼稚園一樣,話說回來!!那時候我有個國小同學,跟我唸同一間國中,但不同班,每個假日同樣的跟我們一起打球到考前1個月,結果他考上建中,按!!我去唸光武,在按..........此時第二次懷疑自己的智商了。 決定唸五專是我一生之中相當痛苦的決定,為什麼呢??你想想:所有的偶像劇、漫畫、小說、動畫、電影之中的純愛故事都是在高中發生的,在世界中呼喊愛:高中,好球雙物語:高中,灌籃高手:高中,依照安達充的漫畫定義,高中生活就等於純愛加熱血的三年不是嗎??專科有啥故事你跟我講??鬼故事還比較多咧。當時我的人生計畫是考上高中,然後跟櫻木花道一樣進入籃球隊,然後找尋我的晴子,開創愛與熱血的高中生活。結果咧!變成跟國中生搶公車,而且公車上除了少數幾間淡水學校的學生外,其他都是阿公阿媽,也不會有什麼漂亮的OL大姐姐,然後等公車時大家都是在另一個方向等,只有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往淡水的站牌等公車,說有多悽涼就有多悽涼。


集合純愛、熱血、青春、搞笑、棒球的極品漫畫


本來是有心要重考的,但是因為家裡發生某些事就作罷,當時唸光武最靠北的一件事就是上課還要爬山,首先一大早就要六點起來趕10號公車,大約一個小時的路途就可以到了,到了竹圍後你就只能爬20分鐘的山,接駁車??那時候沒有這種高科技的東西,一開始還好,後來幾乎每天都遲到,故事是這樣的:我只要七點前搭不上公車就鐵定會遲到(車程接近1小時加爬山20分鐘),  但6點半做不到公車也鐵定會遲到,Why??因為6點半到七點間來我這站時公車就塞到爆炸,原因是我那一站的後三站是一所國中,每一次那一群死小鬼都只會塞在車門口,後面都超空的,我心中不只很幹,還強烈的懷疑,他們在學日本的電車癡漢,在擁擠的人群中偷摸女生的屁股。而遲到這種事情,一次兩次都還會有很強烈的罪惡感,但是超過10次後你就會習慣了,而且如果你太堅持不要遲到這件事,可能還會讓你得到氣喘,有一次我為了趕不要遲到,我一下車後就一路跑上山,專科的書有唸過的人應該就知道,每一本都跟大學用的書一樣厚,一次都要帶個3、4本,然後手上還要拿一堆的電子科零件,等衝到教室後我幾乎快要虛脫了,但是重點是我還是遲到,從此之後我就看破了,遲不遲到這種事只能隨緣了。收集無數鐵鋁罐(這是遲到的處罰)來印證我的遲到之路後,老師似乎默默的認為我的遲到無藥可救了,慢慢的他也不太管我了,而且後來的課程也比較少是第一堂課了,整個五專生涯的遲到次數搞不好超過三百次,我想。


聊了那麼多其他的事,那棒球呢??那上了五專後有看棒球嗎??沒!我還是持續在打籃球,就這樣說好了,上了國中後我就整整十年都沒看棒球,這中間只看了蔡仲男大戰松坂大輔那場,還有國見比呂的高中三年,而且當時NBA球賽轉播開始慢慢的變多,且從國二開始我就一直很愛看NBA,如果那時候有現在的籃球邦,我應該會加入,我幾乎可以背出NBA所有球隊的12個人有誰,甚至還花了接近一萬元跟老外訂Jordan年輕時後比賽的錄影帶,你也不能怪我為何拋棄棒球,因為那是時候我實在是看膩了每一年總是同樣的一群人在打球,兄弟總是陳義信,加來來去去的洋投,幾乎沒有新人的加入,那時候我就開始覺得中華職棒很無聊,而且後來也慢慢了解國外有所謂的農場、選秀,而台灣呢??選秀沒幾個人,二軍打了十幾年才勉強生出來,總而言之就是我看膩了。而且後來爆發打假球事件,那時候對棒球的感覺就是轉檯掃到都覺的很討厭,說真的從小時候看中華職棒到現在,職棒有改變什麼嗎??我的答案是沒有,在這十幾年之間,那些球團老闆除了會在媒體上抱怨外,她們有做什麼事嗎??都沒有,不斷的怪環境、景氣、政府、球迷,三不五時發表要把球隊收起來的論見,但是從來沒看到他們實際去推動什麼改革,不求改變、不求進步、只要球迷來看球就好了,我想這就是中華職棒19來,球團老闆心中的口號吧。當然囉!統一跟La New除外,他們的用心我相信球迷都看的見,組二軍、認養球場,你可以看的出來這兩支球隊的努力,本來La new是領先統一的,但是自從La new開始"全面"啟用本土的教練後,我就不太認同了,在這裡我不仔細跟大家討論這問題,總之La New最近有對退步的跡象,但是我還是很肯定他們的用心就是了。


大概專二的時候,有一則新聞稍微將我拉近了棒球一點,現今紅人的Griffey和野茂英雄那時有來台灣,當時高二的曹錦輝在Griffey面前,投出148公里的快速球,讓Griffey嚇了一跳,別說是高中生了,當時在中華職棒本土投手中,根本沒人可以投到148公里,一個高中生有這樣的實力,讓我大吃一驚,但很快的我就知道,他不會留在台灣,就這樣棒球曇花一現的出現在我的專科生活之中,隔天繼續欣賞Jordan的後仰跳投。我在那極度喜歡籃球的年紀時,曾經很害怕我會不會有一天,就不再那麼喜愛籃球了,但是現在的我卻不會害怕,會不會有一天就不愛棒球了,因為我知道,棒球永遠我都有看下去的理由,或許我應該說是:"大聯盟"我永遠都有看下去的理由。


 



創作者介紹

matthsu的棒球亂講

matthsu04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飛魚
  • 麥特的心路歷程~

    看完的第一句話如標題!~棒球果然在大家很小的時候都種下了顆種子~哈哈~難得講到以前的生活喔~呵呵~加油囉!
  • 哈!不過我的那顆種子應該已經掛了吧!

    matthsu0415 於 2008/08/03 20:38 回覆

  • Chia Ching
  • 誰是李老師?

    雖然我也讀過新莊國中,看你文中的敘述,年代應該蠻接近的,不過這個李老師,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誰?
  • 咦!會不會其實他很不紅,而小時後在他的"暴政"下認為他很紅吧!!他在建中街上課,只能說那多啦!我可不想去妨害他人的名聲,而且搞不好只有我認為他差。

    matthsu0415 於 2008/08/03 20:42 回覆

  • 薔薇媽媽
  • 笑中帶淚

    千等萬盼的終於…………………等到了
    這篇 看的我笑中帶淚的便當努力吞下肚
    尤其國小二人模擬九人賽 超有畫面的free

    很棒的成長故事很值得當現今
    教育缺失的改正範本
    呵呵呵 我已經很期待二部曲了 加油!!!
  • 妳的回覆,不用回了啦。因為你有麥特570專線啊。

    matthsu0415 於 2008/08/03 20:5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阿志
  • 好樣的!!

    你的文筆之好笑,為什麼我之前都沒看出來…
    其實我常來你這看文章…只是你寫的速度太慢…
    是不是先構思就花了好幾個星期…哈
    加油啦…棒球老人…
    很懷忘之前跟你投投球的時光…哈
  • "剩"下士,你的暱稱應該要打這個才對,說到當兵的事情,我會把他寫在第二部,我會讓你出現的盛老大。至於速度太慢............無解中。

    matthsu0415 於 2008/08/03 20:58 回覆

  • 林裕
  • 看了文章之後,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你還是挺
    有幽默感的,只是還差我一點就是了XD
    整篇文章很有畫面哦~~寫的不錯,加油!
  • WeiTing
  • 我跟你好像

    看了你以前的樣子,我發現你跟我也好像!我在小五小六從元年開始看,當時超喜歡三商虎,可惜元年拿了冠軍之後,就一路爛到底,曾幾何時上了高中,我跟你一樣也變成籃球少年,每天看著Slam Dunk和Jordan幻想,在河濱球場跟人廝殺一場又一場...就這樣一直到了大四時,我開始注意到了日職(因為實況野球變好玩了),再加上籃球讓我的雙腳已經殘破不堪,無法又跑又跳又抓框了,慢慢的近年來我又開始把運動放回棒球身上...才覺得又回到了過去的那個我...棒球真是怎麼看都看不膩啊...
  • 台灣甲子園
  • 版主
    如有天台灣
    有像日本一樣有:
    高校甲子園
    大學明治神宮
    社會人都市對抗

    那你會不會
    一直死忠不愉
    的熱愛棒球下去

  • 當然會啊!!如果有像甲子園我一定會一直熱愛棒球下去,其實我對台灣一直有個期待,就是期待台灣會發展成像日本一樣的甲子園,或許有許多人認為不可能,但我認為這只是推廣跟宣傳的問題而已,有一天我會把我的想法寫出來吧!!

    matthsu0415 於 2009/03/28 08:39 回覆

  • yokohama_koukou
  • 其實我對台灣一直有個期待,就是期待台灣會發展成像日本一樣的甲子園,或許有許多人認為不可能,但我認為這只是推廣跟宣傳的問題而

    事實上
    台灣現很多人
    對甲子園認識
    有很多不足

    不彷
    借主辦朝日新聞社
    http://www2.asahi.com/koshien/91/theme/
    有時間
    多去了解各地各校野球部
    各喜歡野球部員經理或
    其它種種故事報導
    (尤其對年少時代以為台灣還真的有甲子園狂熱份子心中感受萬千)

    它或許會激發出版主
    更精彩想法與文章
    來真正為~真正~台灣甲子園到來
    播散更多希望

    ps
    個人覺得今日甲子園
    會超越一般比賽
    而成為代表~轉大人成年祭~
    最重要是
    並非那一年那一所學校
    優勝
    而是在各地
    在各校環境不同之下
    這些社員間或支繫經理
    先生(教頭監督)親友們
    所散發出去熱與情
    每年每年持續中
    那才是台灣未來
    要學習
    而不是只是國手職棒訓練校而已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